《我是一只 IT 小小鸟》杂想

2009-09-21

上个周日的 China-pub 九周年庆生会,我算是第一次以作者的身份出现在这类活动。尽管我们的《我是一只 IT 小小鸟》被安排在最后一场演讲,但在胡江堂张弦及博文视点编辑团队的精心策划下,还是取得了不错的宣传效果。在这个庆生会上,我竟遇到了两位我的 Blog 的读者(当然,不包括已经熟识的人),这让我欣慰的同时又感到了压力。毕竟自己每日才 100 多的访问量不能和国内那些名博相提并论,但既然有人关注自己的言论,那说话就要多负点责任。

部分作者、编辑与先期读者合影

这几天抽空把《小小鸟》的所有文章读完了。虽然我之前已经看过半数以上作者的初稿,但后来经过作者的反复修改和编辑的审校排版,最终章节分明的成品确实打消了我原先面对那一篇篇风格与组织迥异的 Word 文档的担忧。通过对两种目录、大小标题、不同版式和字体的应用,零散的故事有了清晰的脉络,方便读者快速定位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这似乎是博文视点近期非技术类图书的主流风格。更重要的是内容的取舍,周筠老师不愧是经验丰富的出版人,懂得平衡作者的得意点与读者的期望点,让付印的每一段文字都能够尽可能地满足双方的需求。

也谈两点我的杂想吧:

1.读书。很多作者都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中列出了“读书”,还有不少作者专门讲述了自己与书结缘的一系列故事。刘未鹏徐宥两位网络名博还列出了自己的推荐书单(一软一硬、一横一纵呵)。也许是爱读书的人更容易产生写书的欲望吧?阅读和写作就像是 Unix 管道的输入与输出,一端的进程阻塞了,另一端就需要有所动作。我们不排除高昂简朝阳等人很可能是先有了技术图书的出版经历才被纳入了本书的作者团队,不过我想这并不至于影响作者的代表性,毕竟爱读、爱写才能对写作、出版的质量提供保证。有趣的是,不少作者的也将“旅行”写在了自己的兴趣爱好中,但限于本书主题,几乎没有相关的话题被提及。

2.年龄。这个问题要从几个月前我加入本书写作团队的 Google Groups 说起。我在内部作自我介绍时使用了“年轻”、“新人”等词,因为我看到多数作者已经硕士毕业,而我刚刚研一。但看到书中每个作者章首页时,发现他们之中确有若干与我同年甚至更年轻;或是只比我大一岁但教育背景并不连续的。原来自己并不是年轻,而只是“经历轻”罢。没办法,我家那边人老实,入学年龄都是规规矩矩。这一年多在实验室帮两届硕士做过开题、答辩之类的秘书工作,看到平时称为师兄师姐的学生的档案年龄,有的比我要小一两岁,只能感叹而毫无解决方案。我能做的,只是给自己一个动力,一个更加珍惜时间的理由。

刚刚在 China-pub 上看到,《小小鸟》已经进入了计算机类图书 7 日销售排行的第 22 名。希望我们能有不错的业绩。我会响应徐宥的建议,借此收入为公益事业献出微薄之力。